中庸本身也是一种极端

偏激的对面是中庸,但是中庸本身也是一种极端。朋友问读了武志红的《巨婴国》有没有觉得他还是有点偏激?我说丝毫不觉得呢,心里想了想他还不如我偏激,但是我没有说,在中国的文化里,偏激是不对的。记得《乔布斯传》中来苹果公司应聘的人被乔布斯问抽不抽大麻,太中庸的人会被他写进蠢货名单。乔布斯喜欢的是有黑客气质和海盗精神的反叛者,他把自己定位为「反主流」;很多人也说李志偏激,说李志的歌太丧了,我不觉得呢。李志是英雄主义,那是享乐主义所无法理解的;高晓松在《晓说》的「东瀛日本」那期节目中说了一句:偏激才能成为艺术家,太中庸了他没办法。